Vanity Fairy

0 notes

至 玥

妳曾用妳的清辉,将吾的世界锻成白银。

如今妳走了,永不复归。

留吾在这颓暗的肉池酒林,茕茕孑立 。

吾不愿做这林间的蛇藨,任人采撷践踏,

只剩下绛紫的斑痕,残余在地上。

private

8 notes

我不了解我的生命 幽暗单调的血统。
 我不知爱过谁,爱着谁
 如今 萎缩在我的四肢里 
在三月里衰竭的风中 
我列出一串不祥的解惑日子。 
鲜花已经逝去 从枝上飞去,
而我等着 它不倦的头也不回的飞行。

—— 夸西莫多《鲜花已经逝去》

我不了解我的生命 幽暗单调的血统。

我不知爱过谁,爱着谁

如今 萎缩在我的四肢里

在三月里衰竭的风中

我列出一串不祥的解惑日子。

鲜花已经逝去 从枝上飞去,

而我等着 它不倦的头也不回的飞行。


—— 夸西莫多《鲜花已经逝去》

Tanya Dziahileva

0 notes

一场没有胜算的局,在两败俱伤前,抽身而退。
否则,终有一天会因自私倨傲落得全盘皆输,追悔莫及的下场。
作践了他的真心,蹉跎了妳的年华。

一场没有胜算的局,在两败俱伤前,抽身而退。

否则,终有一天会因自私倨傲落得全盘皆输,追悔莫及的下场。

作践了他的真心,蹉跎了妳的年华。

privat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