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anity Fairy

8 notes

我不了解我的生命 幽暗单调的血统。
 我不知爱过谁,爱着谁
 如今 萎缩在我的四肢里 
在三月里衰竭的风中 
我列出一串不祥的解惑日子。 
鲜花已经逝去 从枝上飞去,
而我等着 它不倦的头也不回的飞行。

—— 夸西莫多《鲜花已经逝去》

我不了解我的生命 幽暗单调的血统。

我不知爱过谁,爱着谁

如今 萎缩在我的四肢里

在三月里衰竭的风中

我列出一串不祥的解惑日子。

鲜花已经逝去 从枝上飞去,

而我等着 它不倦的头也不回的飞行。


—— 夸西莫多《鲜花已经逝去》

Tanya Dziahileva